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大学一年级的那些猥琐事儿

2019-02-26 15:27:26

大学一年级的那些猥琐事儿

大学就是一个缓慢被骟的过程。

一场肆虐无情的风雨缓慢地冲走了我在广大的一年级,然后我又猛省到自己也属于古往今来的一个弱势群体,就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些人保持沉默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些人没能力,或者没有机会说话;还有一些人,因为种种原因,对于话语的世界有某种厌恶之情。而这种种BT的风雨就会有机可乘,把这沉默的大多数给冲到远方的杳无人烟的坑坑洼洼继而会被沉降、风化掉幸亏在被风化之前在被冲掉的过程中我捉住了一条细细的稻草才无缘到达那令人窒息的坑坑洼洼里,对此,本人深感遗憾。所以,我还是有我,还不曾消失掉,终还会爬回广大的世界里。

贱人不可改变地充斥着全地球,永远,永远。

从小学之前到现在都头不发热脸不赤地认为人念书就是为考大学,考大学就是为读博士,读博士就是为以后主管工程,主管工程就是为贪污公款,贪污公款就是为进监狱,进监狱就是为出监狱,出了监狱就是为再一次接受教育净化自己的心灵,净化之后就会渴望再一次被污染所以读书人也就是知识分子们大都会经过这样的一个轮回,生生灭灭。所以在中国这个国家里读书宛然成为了一种轮回。但在这个轮回里面,也会有诸多的岔路但这些都会像玩飞行棋一样,终的目的地就是到达自己的领地,达到自己的制高点,主管工程、市长、书记等等从这看来读书人就是那么喜欢犯贱,但是我觉得每个人的贱都是天生的,永远不可改变。你越想掩饰自己的贱,就会更贱。的逃脱办法就是承认自己的贱并设法喜欢这一点。所以喜欢念书的人或者是喜欢做主管工程的人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说得上是贱人一个了,并且会慢慢地喜欢上这种贱。

一切都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

那一天我二十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但突然间我觉得很烦很累,不像二十岁的人。我想,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老了。老了之后就会缓慢地悄无声息地就这样死去,但是我还要好多的目标要实现我还要去爱、去吃。当然,除此之外我还想去学习自然科学,阅读文学作品以及去追求我自己想要的爱情。不断地学习和追求,这可是人生在世有趣的事啊,要把这件趣事从生活中去掉,倒不如把我给阉了。但是在一年级的世界里我会经常地观察到很多的人并不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们会出人意外地不断地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并且是自己也想不到自己会做的事。这就会很容易导致这样一个致命的错误,一个人变成了别人生活的主宰。但是人应该是自己生活的主宰,而不是别人手里的行货。还有的就是我发现一年级的很多学生都不爱表现出自己的本质,换个词语来说就是爱装逼。就好比如吃饱了比饿着好,健康比有病好,站在粪桶外比跳进去好,太平岁月比乱世好,看见满大街都是漂亮的异性人就振奋。我们就应该这样去做人,不要饿了就装饱,有病就不要装没病,即使掉进了屎坑也不要在那装香。总之,做人就不太应该装B。装得像倒是无所谓,但要是装得模棱两可的话那就很容易让人感到恶心、胸闷、内心挣扎10秒钟。这导致所有的一切便会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

我认为每个人都是有本质的。像我的本质就是流氓,土匪。如果放到合适的地方就大放光彩,可是在大学里做个学生。对于大学一年级来说很多人都是晃晃悠悠地度过去了,每天几乎都是从吃喝拉撒睡度过的,很明显这种生活方式自古以来就被一大堆所谓的知识分子认为这是一种负面的生活方式。很不幸的是,任何一种负面的生活都能产生很多烂七八糟的细节,使它变得蛮有趣的;人就在这种有趣中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了这种生活需要改进。终人们的生活还会是从吃喝拉撒睡中渡过。假如你有机会遇到这样的一些人,你就会在这些人的身上,看不到水往低处流、苹果掉下地、狼把兔子吃掉这一宏大的过程,看到的景象相当于水往山上流、苹果飞上天、兔子吃掉狼。如果大家都顺着一个自然的方向往下溜,准会在个低洼的地方会齐,挤在一起像粪缸里的蛆。其实在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同时也会难免会接触到一些恶劣的习性,大家总会或有或无地去接受并去学会趋利避害。但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共性,可大家都追求这样一个过程,终就会挤在低处,像蛆一样熙熙攘攘...直至趋利避害变成一种潮流。从而大学生就宛如变成了引领潮流的一个种群,带领全世界的人们把趋利避害发挥得淋漓尽致毫无瑕疵。

AC米兰虽赢球但留隐患记者他们肮脏的赢得
布依族节日布依族三月三是什么节日有什么特
致球迷考生打赢这场仗华为P20带你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