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良知在我心征文双面人李三贵王富蓉

2019-04-23 19:0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养元杯良知在我心全国征文选登

夜,黑漆漆的。

李三贵背上背着一只大麻袋,麻袋上披着一件长长的大衣,慌不择路地往回跑,像满世界的人都在追赶他,脊背上湿漉漉的,脸上痒痒的,他腾不出手来抹一把。做贼,对他来说还是次

李三贵人高马大,虎虎实实,脸上紫色的肉疙瘩儿不均匀地散布着,凭添了几分令人生畏的痞气。他无父母,无兄弟,无妻室,光棍一根。按说,日子应该混得滴溜儿圆的,可是,他天生没有发财的命。他曾经办过一个养鸡场,两个月后,斤把重的鸡子脑袋歪呀歪的,全歪光了,非但卖不到一分钱,还赔上几千斤鸡饲料;他也跑过生意,贩了一趟甲鱼到广州,死了一大半,蚀了本钱欠了一屁股债。忠厚的债主退避三舍,而有的债主,则拿着小刀儿往他胸口一顶:老子放你的血来抵债。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答应年关前还债。可要过这道鬼门关,只有偷。

他幽灵般在黑幕里飘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接店的独舍前,里面住的是一位孤老太太。他放大了胆,用早就准备好的酒精浸泡的白馒头,醉倒了一头一百五六十斤重的肥猪。李三贵把肥猪装进麻袋,外面披了一件大衣,一使劲,背上肩,拔腿就走。刚刚跨上大道,迎面来了一个人影。

谁?黑影警觉地问。

呃嗯李三贵吱吱唔唔,腿肚儿酸酸的,直转筋。

偏偏此时肥猪粗声大气地哼了一声。李三贵魂儿飞出头顶,心儿都要跳出来。也是吉人自有天相,这一哼给那人影造成了错觉。

怎么,谁生病了?语气放缓了。

我我爹李三贵顺坡下驴,信口胡诌。

快,送卫生室去看看。黑影拍了拍大衣。

哎,哎。李三贵如获大赦,逃之夭夭。

正急行间,轰然一声巨响,一根火柱冲天而起,李三贵暴露在火光之中,惊得他一个屁股蹲,腿软、手颤、眼花,怎么也爬不起身。呼救声、哭喊声,大火燃烧的噼啪声,铺天盖地而来。瞬间,李三贵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户人家失火了。一个青年妇女呼天喊地、裂人心肺的尖嚎牵魂引魄,他鬼使神差般地来到熊熊燃烧的草舍旁。

儿啦,我的儿啦女人几次扑到门边,都被热浪掀翻在地。

在哪?在哪?李三贵抓着女人的长发吼叫着。

东、东厢房!女人疯了,又扑向大火,被李三贵一搡,跌得远远的,三贵冲进了火海。

少顷,一个小生命被抛出烟火,哇哇哭叫,一个火人也随之卧倒在地,侧身一滚,身上的火灭了,衣服已成了布条条,抹了把脸,焦腥的皮肉味直钻喉咙。

火堆旁聚集了好多人,他想起了肥猪,麻袋中的肥猪,还债的肥猪。他贼样地避开众人,忙忙的,像被人拽住尾巴的老鼠。

就是这小子!一个人影指定李三贵,我刚才撞见的就是这小子!扁担、钢叉,将他团团围住。

哦呵呵你这没心肝的贼,这是我的棺材本哪哦呵呵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跑得已喘不过气来,拽着麻袋,生怕飞了。嚎啕声哭得人心里发酸。

打,打死这毛贼!刚赶到的人呐喊着,棍棒落在衣衫褴褛的李三贵身上。

别打他,别打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哪年轻女人紧紧遮着他,护着他。

李三贵的头埋在女人的怀里,暖暖的,软软的,此时,想起了儿时母亲的怀抱。他想呼唤一声母亲!可是叫不出口,头晕晕的,一任泪水往下流

听说人都有两个面孔,或凶如恶鬼,或善如弥佗。恐怕李三贵此刻正值两个面孔的转换阶段。只是不知道这是真还是假。 王富蓉

(:water)

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小孩高烧引起抽搐
孩子干咳吃什么药
分享到: